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29)[作者:fiona6699]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29)[作者:fiona669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电影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9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九)天体维权

  可哥拉着我走上前,与萍萍并排,对着乡亲们,挥了挥手,接过萍萍手中的扩音喇叭,高声说道:「乡亲们,大家好!我叫可哥,她叫圆圆,我们都是萍萍的好朋友。

  听到萍萍提及大家的遭遇,我们都非常愤怒!当我们知道大家决定有所行动,就毫不犹豫的和萍萍一起过来了,希望能为大家的正义行动,添一份绵薄之力!「人群再次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但比之前明显响亮了很多。我心里暗暗道:想不到这疯婆子,平时这么好玩,一本正经的说起话来,居然也有模有样。只听可哥继续说道:」这里是马路边,过往人多车多,我们先到公园里面,做一些准备工作和分配安排,再一起出发!「

  说完,挥挥手,带着萍萍夫妇和我,向公园里面走去。我心想:本来人家萍萍才是总指挥,你倒好,一来就喧宾夺主!我瞄了瞄萍萍,只见萍萍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向可哥投出感激和赞许的目光。

  乡亲们跟着我们往公园里面走,行进中,又开始有人对我俩窃窃私语,一些男乡亲,色迷迷的打量着我和可哥赤裸的胴体,不断的从上到下扫射我俩胸前自由跳跃的乳房和胯下粉嫩诱人的阴部。有一些妇女,似乎对我和可哥大庭广众下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形态很不解,向我们投来或鄙夷或指责的目光。我虽然也算是「天体达人」了,户外天体早就不是第一次,心理素质自问也非常「过硬」,
  但以前户外天体要么是深更半夜,要么是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像今天这样大白天在人声鼎沸的公园里,以完全天体的状态面对两三百陌生人,却还是第一次,心里确实有点紧张,但内心底处,更多的是一阵阵的刺激。由於背囊留在了车上,此刻自己除了一双鞋子,身上是彻底的寸褛未挂,饱满高耸的大乳房、平坦光滑的小腹、还有修长结实的双腿,以及胯下神秘诱人的阴部,全都毫无遮掩,毫无保留的袒露着。这副动人的胴体,此刻正被两三百双目光齐刷刷注视着!这些目光有的带着欣赏、讚赏,有的带着龌蹉、色情,还有的带着指责、鄙夷,各种各样,一应俱全。而这些陌生人,和自己是如此的近距离,可以说是近在咫尺!面对如此近距离人数又如此之多的陌生人,和如此杂乱的目光,我的脑海也是乱哄哄的。

  我想着:这里是远离大城市、思想落后的小县城,自己如此前卫的公然大白天在公众场合赤身裸体,是不是太激进了?!万一有不怀好意的人起哄,人群一拥而上,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甚至想到:现在的我,在古代毫无疑问是属於道德败坏、伤风败俗的了,乡亲们观念落后、资讯闭塞,会不会被思想守旧的乡亲们绑起来丢到河里「浸猪笼」……

  脑海里,各种各样奇怪的、滑稽的、荒谬的想法不断涌现,虽然明知道这些事情基本上百分百不会发生,心里还是充满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但随着行进的继续,看到旁边同样是赤裸着身体的可哥神态自然,完全一副自信满满、我行我素的状态,自己内心的忐忑才渐渐退去,最后终於消失无踪。

  公园中间有一块很大的空地,看起来是提供市民做一些节目表演的,空地周围做了一圈台阶,提供给观众做看台。可哥看了一下地形,和身旁的萍萍商量了一下,两人大声呼唤并安排乡亲们往空地聚集站好。虽然此时可哥身上是赤裸裸、一丝不挂的,但可哥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状态,在人群中左右穿梭,毫不避忌。我留意到,刚才吹口哨起哄那几个二流子,看到可哥经过身边,故意横起手肘,碰蹭可哥毫无遮掩的乳房,可哥却毫不介意,只是一笑了之,有一个色胆包天的居然还伸出手,想抓捏可哥浑圆性感的屁股!可哥没有多做纠缠,只是笑笑,巧妙的闪身躲开。

  很快,乡亲们已经大致整齐站好,萍萍携着阿志,可哥拉着我,一起走到乡亲们前面的台阶上,走上几级,转身面对着乡亲们。此刻,我们四个相当於处在高处的主席台前,面对台下一群民众。台下民众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当然,反过来,下面的乡亲们,对於台上的我们四个,当然也是看得清清楚楚了。

  萍萍拿起手中的扩音喇叭,向乡亲们说道:「乡亲们,再次感谢大家的到来,行动之前,我还要先说几句。我们这次行动是正义的、合法的,是捍卫我们的正当权益,但是,大家待会面对的是县政府的官员,不是平时常见的一般基层村干部,大家一定要听指挥,不能擅自行动,而且,我们要注意态度,我们不是来找碴,也不是来吵架的,我们是来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

  萍萍耐心的,详细的向乡亲们讲解着这次行动的性质,尽量避免个别乡亲鲁莽行动,破坏行动的本质。萍萍讲话的时候,大多数乡亲都很认真的听着,用心记着萍萍的话,但我看到,刚才企图占可哥便宜的几个二流子,根本没在听萍萍讲话,而是聚在一起,盯着赤条条、一丝不挂的我和可哥,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还不时露出猥琐的淫笑。

  用个脚趾头都可以猜得到,这几个猥琐男在聊些什么,笑些什么!我心里不禁有点恼怒:我和可哥是好心来帮助你们的,你们不放心思在行动上都算了,还满脑子坏水尽想些龌蹉事,真是可恶!一旁的可哥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情绪,伸手抓住我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并侧过脸向我微笑了一下。

  我微微一愣,随即明白可哥的意思:这世界上什么人都有,我们不必理会,我们只要坚持自己的初衷,尽自己的努力,无愧於心即可。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片释然,所有的不快和恼怒立刻烟消云散。

  我随即也轻轻握了一下手,并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收到你的讯息并想通啦。可可见我一片释然之色,微笑着扭回头去。我俩这些小动作其实极其细微、极其快速,旁人根本难以察觉得到,更想不到的是,我们之间没有片言只语,只凭几个眼神、几个小动作,就已经互相传递和交换了这么多的讯息。

  萍萍讲完后,乡亲们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向萍萍投来敬佩和支持的目光,并大声高呼一切听从萍萍的指挥。可哥也向萍萍微笑点头,讚扬她讲得十分好。萍萍对自己的这次精彩的演讲也十分的满意,兴奋得满脸通红,不断的向乡亲们挥手致谢。

  过了一会,可哥听乡亲们的声音稍稍平静了些,接过扩音喇叭,对着下麵两三百个乡亲们,大声说道:「乡亲们,感谢大家的配合,请大家也听我讲几句。」听到台上这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大美女发话,乡亲们都暂时安静下来,静静的盯着浑身光溜溜、寸褛未挂的可哥。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处於高处,乡亲们处於低处,乡亲们从低处的角度看着我们,不但可以将全身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更重要的是,众人可以将我俩无遮无掩的阴部的一切细节,都看得透透彻彻、明明白白!现在是大白天,光线十分明亮,众人简直可以将我俩胯下从阴阜一直到屁股眼的所有细节,都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可哥那光洁无毛、天生微微张开的阴户,估计连里麵粉红色的内阴肉,都可以观察得一目了然!面对几百双目光的注视,尤其是好多双眼睛,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无遮无掩的阴部,我虽然自问也算是「久经考验」,

  但此情此景,心里也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甚至感觉下面产生了丝丝的异样。我扭头看看可哥,只见可哥虽然身上也和我一样光溜溜的寸褛未挂,也同样被很多双眼睛火辣辣的盯着自己毫无遮掩光洁无毛的阴部,却表现得非常的淡定,一点都不露怯,清了清喉咙,挺起赤裸的傲人的胸膛,大声说道:「今天我和圆圆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大家一定很奇怪,我俩作为女人,大白天的在街上,居然连衣服都不穿,是不是很奇怪?」

  听到这里,台下几个四五十岁的大妈,已经按捺不住,一个身旁站着十四五岁,看起来是女儿的大妈大声骂道:「是啊,大白天露出两只奶子,羞不羞家啊!」另一个身旁站着也是十五六岁,看起来是儿子的大妈也跟着骂道:「不但露出奶子,连下面的逼都不遮一下,真不要脸!」

  可哥听了,并没有生气,反而向这两个大妈笑了笑,问道:「请问这两位大姐,谢谢你们如此坦诚的责问。但是,我想请问一下,人一出生是什么样子的?」大妈一愣,随即答道:「出生当然是赤条条的啦,但你现在是大人,不是刚出生的小孩啦,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露体啊!你不觉得羞耻吗!」可哥又一笑,说道:「说得对。大家出生的时候,都是赤条条、一丝不挂,也就是一无所有的。对吧?」

  大妈不知可哥想说什么,只好回答:「是的。」可哥又说道:「大家出生后,本来都是一无所有的,承蒙父母给予我们吃的、穿的,将我们养育成人,这才有了现在我们幸福的生活。大家说,是不是!」大夥听了,齐声回应道:「是。」可哥又接着说道:「我们父母之所以能给予我们吃的、穿的,全都赖於祖辈留下来的土地。归根到底,是土地养育了我们父辈、祖辈,让我们在这里安家繁衍,幸福的生活,而今后,我们也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养育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
  大家说,对不对!「乡亲们听了,高声回应道:」对!「乡亲们今日结伴前来维权,情绪本来就十分高涨,如今在可哥声情并茂的演讲下,更是将众人的情绪渐渐点燃。只听可哥接着说:」但是,现在有无良奸商,勾结地方腐败官员,无情又无理的侵吞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这样,大家将变得一无所有,就像又返回到刚出生的状态了!大家说,我们答不答应!「

  乡亲们的情绪越来越高涨,齐声高呼道:「不答应!」可哥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乡亲们,回到开始的问题,这就是我今天光着身子裸体过来的原因!我们就是要用这样一个彻底一丝不挂、彻底一无所有的形象,清楚明白的告诉县政府官员,他们辖下的地方官与奸商勾结,以欺瞒诈骗的手段,剥夺了我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这等於剥夺了我们的一切,我们已经变得一无所有!乡亲们,裸体并无可耻,裸体也并不羞耻!大家无论贫穷或富贵、高管或平民,出生的时候都是同一个样子,都是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可耻的是那些黑心的奸商!
  不要脸的是那些腐败的地方官!是他们,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吞食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令得大家一无所有!大家说,到底是谁不要脸!到底是谁可耻!是我吗?还是那些无良奸商和腐败地方官?「乡亲们的情绪在可哥这么极富煽动性的鼓动之下,情绪已经彻底被点燃,大家都齐声高喊着:」是奸商可耻!是地方官不要脸!「

  可哥自己也被自己的演说煽动着,满脸通红,看着下麵情绪高涨的乡亲们,振臂高呼:「奸商可耻!地方官不要脸!还我土地!还我土地!」乡亲们一起跟着高呼,发出雷鸣般的声音:「还我土地!还我土地!」我也被现场群情汹涌的气氛深深的感染着,不由自主也跟着乡亲们一起高呼、一起呐喊!满脑子已经是热血沸腾,之前心里那点涟漪和身体的丝丝异样,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哥趁着众乡亲们这股火烧般的热情,举起扩音喇叭,继续说道:「乡亲们,现在是农忙时节,今天大家都放下手头紧要的工作,来到这里,都是希望能如愿达到我们上访的目的,是不是!」乡亲们继续保持高涨的情绪,齐声回应道:「是!」可哥接着说道:「要顺利达到上方目的,必须要让官员们清楚的知道,我们这次上访,是不达目的,誓不甘休的。大家说,是不是!」乡亲们的思路已经完全被可哥带领着,再次齐声回应道:「是!」

  可哥继续道:「所以,我们必须要给予官员们足够的震撼,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单靠我俩一两个,是远远不够的。刚才我已经说了,裸体并无可耻,裸体也并不羞耻!肮髒的思想才可耻,龌蹉的做法才羞耻!大家刚才也表示赞同的!我希望,有更多的乡亲们,能勇敢的站出来,和我俩一样,暂时除去衣服,一起去保卫自己的权益,保卫自己的土地!」听着可哥的话,我终於明白可哥如此热情洋溢、长篇大论的最终目的,心中暗暗佩服可哥的口才之余,更多的是充满着兴奋与期待!。

  乡亲们一直热情满满的回应和跟随着可哥的演讲,但这次,可哥居然是呼籲大家一起脱掉身上的衣服!一时之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可哥微笑着看着乡亲们,暂时停下了说话。

  突然,刚才一开始骂可哥的大妈身旁的女孩子,拨开人群,快步走上前,三两步跳上了台阶,来到我们身边。我快速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子,只见女孩子约莫十四五岁,瘦瘦高高的,皮肤白皙,紮着一条大马尾,穿着运动装的T恤和短裤,看起来充满了青春活力。女孩子对我们笑着点点头,转过身,正面对着乡亲们。

  女孩子刚才身旁的大妈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跑上台去,一直愣着发呆,这时才回过神来,依稀猜到女儿想做什么,不由得大声叫道:「姗姗,你在上面干什么!快给我下来!」姗姗完全不理会母亲的叫唤,眼光看着众乡亲,大声说道:「刚才可哥姐姐的一番话,非常有道理,我非常赞同。

  我们如果不给予官员们一些特别的颜色看看,很有可能,他们只当我们是普普通通的上访,根本不会重视,也不会用心处理。可哥姐姐和圆圆姐姐与我们素无相识,她们大老远从深圳过来,这么热心的帮助我们,难道我们自己却反过来一点都不配合吗?「姗姗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下了决心,高声说道:」在学校,我是学生会主席,在班上,我是班长,一直以来,我都告诉自己和要求自己,只要是正确的事情,我都要以身作则,身先表率。

  今天,可哥姐姐和圆圆姐姐的行动,深深感动了我,第一个支持可哥姐姐和圆圆姐姐!「说完,还没等乡亲们作出回应,姗姗三下五除二,弯腰将身上的衣服、裤子,连同胸罩和内裤,一鼓作气全部脱了下来!

  突然以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状态,面对着几百个熟悉的乡亲们,不知是兴奋还是害羞,此刻姗姗满脸通红,身子在微微发抖。但姗姗的表情却非常坚决,勇敢的站直身子,面对着乡亲们。姗姗双手交叉护在阴部前面,却任由两只小巧玲珑、含苞待放的小乳房,傲然胸前,毫无遮掩!两颗粉红色、娇嫩欲滴的乳头,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可哥移步,与姗姗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并微笑着点头,表示讚赏。

  乡亲们也愣住了,估计谁也想不到,平时印象里的乖乖女、好学生,此刻居然赤裸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台上。众人愣了片刻,随即对着姗姗交头接耳、指指点点。姗姗母亲惊呆了,气急败坏的叫道:「臭丫头,你发什么疯!赶快穿上衣服,给我下来!」姗姗不理会母亲,目光投向另一个地方,并注视着。我顺着姗姗眼光的方向看过去,竟然是另一个刚才骂可哥的大妈身旁的男孩子。我心里依稀猜到他们的关系了,心想:看来,可哥导演的这场大戏越来越精彩了!

  我盯着男孩子,看他如何回应姗姗的目光。男孩子一直盯着姗姗的一举一动,见台上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姗姗扭头盯着自己,马上就明白姗姗的意思。只见他只是稍作犹豫,就举步向前,拨开人群,三两步也来到了台上。姗姗转身看着男孩子,眼中射出赞许的目光。这次,轮到女孩子的母亲大声叫道:「阿海,你要干什么!你是男孩,不许胡闹啊!」阿海对姗姗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母亲,说道:「妈。姗姗做得很对,我非常感动。

  姗姗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一直的学习榜样。我刚宣誓了成人礼,已经不是男孩子,姗姗是女孩子,都这么勇敢的率先站出来,为大家的行动作最实际的支持,难道我作为男人,还要懦弱的退缩吗!「阿海母亲一呆,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儿子。阿海不再理会母亲,抬头对着乡亲们,大声说道:」我决定了,和姗姗共同进退!希望大家也支援我们,一起以实际行动支援大家今天的上访维权!「
  说完,不再犹豫,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阿海身材高大,虎背熊腰,平时显然非常热爱运动,皮肤黝黑健朗,肌肉发达结实。面对着眼前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女朋友,而自己也是同样的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出於人的本能,估计谁也控制不住,阿海胯下粗壮的阴茎竟直直的勃了起来。阿海有点不好意思,伸手将钢筋一样的阴茎尽量往下掰,并交叉挡在阴茎前面,勉强遮掩一下。

  姗姗看着眼前赤裸裸的男朋友,忍不住瞄了瞄阿海胯下那根「小钢炮」,靦腆的笑了笑,轻声说道:「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上来的。」阿海眼中射出兴奋和感激的目光,说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第一个支援你!」我心里不禁暗暗好笑:这对小情侣,此情此景,居然说起绵绵情话来了!

  这时,台下的乡亲们像炸开了锅,对着台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可哥又举起喇叭,大声说道:「乡亲们,姗姗和阿海已经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他们俩以最实际的行动,来表达对维权行动的支持。但是,只有姗姗、阿海和我们几个,是远远不够的……」

  可哥的话还没说完,手中的扩音喇叭突然被旁边的萍萍夺了过去!只见萍萍举起手中的喇叭,大声说道:「可哥说得很对,我们一定要给官员们足够的震撼,才能清楚的表达我们这次维权的决心,才能促使官员们足够的重视我们的上访,而採取行动解决。我们应该广开言路、广纳建议,採取一切对行动有用的建议和方式,力求及确保上访的成功。

  可哥的建议虽然有点激进,但我认为效果会非常好。刚才姗姗和阿海已经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和决心,我作为总指挥,更应该身先士卒,以作表率。「说完,放下喇叭,三下五除二,利索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又再次举起扩音喇叭,高声说道:」乡亲们,今天是我们很重要的一天,大家都不希望满怀希望而来,最终失望而回吧。

  在此,我呼籲大家,放下观念,一切以大局为重!行动吧,乡亲们!「萍萍这番演说铿锵有力,热情飞扬,一边说,一边振臂挥手,以至於胸前两只失去束缚的大乳房随着手臂的挥动,不断的上下左右晃动跳跃,令人眼花缭乱。

  这时,萍萍身旁的阿志,终於按捺不住,大声说道:「老婆,我支持你!」随即,侧过身慢慢的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往下脱。同时,一直站在前面的萍萍表哥,也沖了上来,大声叫道:「表妹,我也支持你!」一边叫,一边脱衣服。不一会儿,台上又多了两个赤裸裸、一丝不挂的男子。一个高高瘦瘦、文质彬彬,另一个皮肤黝黑,五三大粗,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倒也相映成趣。

  到现在,台上已经站了三男四女七个人,全部都是浑身赤裸裸、一丝不挂的状态。在轮番的「脱衣秀」轰炸下,台下乡亲们的情绪已经被这股热情的「赤裸风」烘得接近沸点,很多人心里已经蠢蠢欲动。

  这时,又一个人走上前来,我定睛看了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萍萍看了,高兴的呼唤道:「钱大姐,你也是来支持我们的吧。」

  钱大姐笑着点点头,在台下利索的脱下身上的衣服,丢在一边,然后落落大方的走上台来。我打量了一下,钱大姐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由於长期务农的缘故,皮肤比较粗糙,但很健康。胯下阴部的阴毛非常浓密,黑乎乎的一大片,非常显眼,连深褐色的阴唇都几乎完全盖住。胸前两只乳房硕大无比,像两只大布袋,挂在胸前,失去胸罩的束缚,两只大乳房随着钱大姐的步伐晃来晃去,十分有趣。
  钱大姐看起来就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虽然赤裸着身子,却毫无羞涩之意,落落大方,任由胸前两只大乳房晃来晃去,没有任何遮掩之意,双手也自由下垂摆动,没有丝毫遮掩一下袒露无遗的阴部的意思。钱大姐接过扩音喇叭,转身对着乡亲们,说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都知道我这个人,很多年前老公就撇下我们母子两人,全靠留下的一点土地种点东西,把小孩拉扯大。现在小孩正在读大学,正是用钱的时候,如果没了土地,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这两个女孩子与我们无亲无故,人家都这么热心,不计回报的帮助我们,我们还有什么老脸拉不下的。照我说,如果上访失败,没了土地,生活都不知如何继续,还谈什么可耻不可耻的。

  我读书不多,但我也知道这次行动大家一定要齐心,才能成功,大家说是不是呢!「说完,放下喇叭,又晃着两只大乳房,落落大方的走下台,回到人群当中。此时,我看到,钱大姐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站在人群当中,神色却十分坦然,没有丝毫的尴尬和羞涩。虽然站在身旁的乡亲不断的扫射自己胸前两只硕大的乳房和胯下佈满浓密阴毛的阴部,也大方的任由乳房和阴部坦露着,完全不作丝毫的遮掩。

  这时,出人意料的,站在人群前面的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婆婆,走前几步,默不作声的开始脱起衣服来。萍萍吃了一惊,赶紧从台上跳下去,跑到老婆婆面前,说道:「梅婆婆,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行动,大家已经非常感激了。

  这些事就留给我们年青人去做,你老人家只要在背后支持我们就行啦。「可哥也跳下台去,温言说道:」梅婆婆,你年纪大,小心身子,快穿上衣服。有你在精神上支持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梅婆婆摇摇头,笑道:」女娃子,别以为我年纪大,我在这里看了这么久,什么都清楚得很。

  你和台上那个女娃子大老远从深圳来帮助我们,尤其是你,一直尽心尽力的为我们出谋划策,忙前忙后,嘴巴都说烂了,明明是为了大家好,但你看这些人,在村里个个都龙精虎猛,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到了这里,却变成了软皮蛇,连你们几个小女孩都不如……「

  梅婆婆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此时人群变得鸦雀无声,梅婆婆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很多人脸上都挂不住,变得红通通的。梅婆婆继续说道:「女娃子,你不用担心,我这副老骨头还硬朗得很,不会那么容易生病的。

  不就是脱光衣服光着膀子呗,有什么好为难的,当年十几岁在山上打游击,队员们住在山洞里,山上炎热潮湿,衣服干不了,大家都光着身子不穿衣服,女的不就是胸前两坨肉下面一个洞,男的就胯下一根肉棒呗,互相看习惯了,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女娃子你说得对,人出生都是一个样子,都是光溜溜、赤条条的。裸体不羞耻,肮髒的思想才羞耻!当年队长也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女娃子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别拦我,今天就当是重温一下当年的游击生涯,你们是好样的,钱小妹也是好样的,我要和你们一起去!「可哥和萍萍听梅婆婆说得如此通俗,却又如此形象,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同时听得梅婆婆如此支持她们,很是感动,也只好不再坚持,松开了手。

  梅婆婆堆起满脸雕刻般的皱纹,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可哥的肩膀,又拍了拍萍萍的肩膀,然后小心的将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慢慢脱了下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1-18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