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顾晓军小说]作者:不详
[顾晓军小说]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电影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顾晓军小说
 

 字数:0.3万
 
  如今,孬子媳妇亦已老了。
 
  冬日的午后,若是有太阳光的话;她,会坐在自家的门槛上,望着山上她爹 那坟,痴痴地想。
 
  山里的日脚短。早早地歇了工的人们回村,打她家的屋前过,总会招呼一声: 「孬子媳妇。」
 
  而孬子媳妇,便会把如金菊般的老脸扭转来,冲着话音的方向,咧一咧嘴、 龇一龇牙,勉强地挤出一丝笑。
 
  于是,那过路的人们,便会习惯性地丢下一句:「孬子媳妇,又在想她爹了。」 而后,自去。
 
  「孬子媳妇,又在想她爹了」。说话的人,无有歹意;听话的人,亦已习惯。 唯,孬子媳妇,听了这话,不很舒坦;觉着,带刺。
 
  不过,这是她的心事,无有人知道。
 
  孬子媳妇,苦命。八岁上,死了娘。
 
  她娘,命更苦。生了七个娃子。生第八个时,竟会是难产。
 
  接生婆叫人出来讨话:是要保大人,还是要小娃子?
 
  「要大人!要大人!要大人!」孬子媳妇她爹,一连喊了三声。
 
  孬子媳妇她爹,叫憨子。大家都这么叫,也无有人记得他的正经名字叫甚。 
  憨子那三声,刚刚散去;屋子里,「哇――」地一声清脆,迸出婴儿的啼哭。 憨子心里那块石头,落了地;他想:这道坎坎,总算又迈过来了。
 
  接生婆抱了个大胖小子出来,道喜。
 
  憨子问:「她娘可好?!」
 
  接生婆眼睛一翻、脖子朝后一仰,作归天状。
 
  「死了?咋会死了呢!不是说好要大人的么?!」憨子,憨憨的、要哭。 
  接生婆又摊了摊手,作出无奈状。
 
  也是。接生这码子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还真难!即便如今、即便是 城里、即便在大医院,谁又敢打百分之百的保票呢?!更何况,是那时、在山沟 沟子里、在接生婆的手上?!
 
  憨子,亦无话可说。
 
  憨子,料理完媳妇的后事;便又当爹、又当娘,拉扯着八个小娃子过日脚。 
  他,白天要上工、挣工分。收了工回来,先要忙九张嘴;喂饱了肚子,才得 空替小娃子们,洗洗涮涮。
 
  待忙乎完这些,早已是腰酸背痛、脑瓜子发涨。那脊梁背,一挨着床板,鼾 声便如歌嘹亮。
 
  就这么过着。憨子,有好些年,无有想过女人的事。想,也不中!家里穷得 丁当,谁半路来嫁他?!
 
  日脚。一天,挨着一天过。
 
  可,人毕竟不是木头。
 
  日落日升,也不曾留意过了几多春秋;那大丫头,就是后来的孬子媳妇,竟 慢慢长大,长得前鼓后凸,极标致,且水灵。
 
  憨子,看那大丫头时的眼神,也渐渐有点不大对劲。
 
  这,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是无有察觉的。自然,大丫头她娘若是还在; 或许,逃不过她的眼睛。
 
  可,这话又得说回来。若是她娘还在,日脚又会是另一种过法。憨子,或许 就不会有这种眼神。
 
  憨子,其实不憨。他知道,那猪狗不如的事,做不得。
 
  过去,大丫头是他的左膀右臂;干甚,她总是在他身前身后转悠。老大么, 终是老大;何况,那老二、老三,又都是男娃子,贪玩呢。
 
  憨子,也着实喜爱她。没事,会用厚厚的大巴掌,轻轻地抚一抚她的后脑壳。 还会变着法子,悄悄地塞点好吃的给她;虽然,有时只是几粒硬蚕豆,有时仅是 一块地瓜干。
 
  穷人家的娃子,无有讲究。大丫头可识好歹呢,懂她爹的心。
 
  可如今。憨子,却总是将她支得远远的。
 
  而大丫头呢,又不甚明白她爹的用意;时不时,还会闹点小脾气。别看是穷 人家的丫头,那小嗲一发,亦惹人爱得不行。
 
  何况,她动不动,就朝憨子的怀里钻。从小,钻惯的么。
 
  唉,没娘的丫头;把爹,当成了娘。也无有觉出,自己已经长大。
 
  憨子,就这么躲着、闪着,过着日脚。
 
  毕竟,是当爹的呵;有些个话,着实不好说。你想么,换了你,咋说?能说 得出口么?!
 
  憨子,人憨、事不憨。也算得是条汉子。
 
  可,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憨子,那心里就象吞下了一锅老鼠屎;只 觉着:龌龊。
 
  那是个黑夜天,无有月亮,亦无有星星。真的是昏天黑地。
 
  憨子,拎着裤子跑出屋,跑到山里,钻到树丛子里;双手,不停地捶打自个 的脑壳,搧自个的耳光。
 
  他,狠不得找把剪子,把那不争气的东西铰下来,喂狗。
 
  他觉着:对不住大丫头,也对不住黄土底下的她娘,更对不住先人祖宗。 
  真的不想活了。他想跳崖,想让野狼把自己给撕碎了;不要留下甚,不要让 人找到他,不要弄脏这个世界。
 
  他,拼命朝山崖顶上爬。树叉子,挂刮破了他的袄子;胳膀子出血了,他也 不觉着痛。铁了心要寻死的人,甚也不觉得。
 
  快到崖顶时,他爬不动了,只好坐下来歇息。这时,他看见了山沟沟里幽幽 的村落,想到了八个娃子。尤其,是大丫头;要是有甚,叫她咋活?咋做人! 
  憨子,为难了。思来想去,觉着:也只有象戏文里那样,权且记下;先把屁 股擦干净,把娃子们拉扯大……
 
  下山时。憨子,发现袄子被刮破了,心又痛得慌。再想到,就要把大丫头随 随便便地给人家;那泪串子,就啵唆啵唆地往下掉。
 
  出嫁那天,大丫头哭得个死去活来。
 
  她,舍不得一群弟妹。至于她爹做下的那事,她不甚懂,无有往心里去。过 去的丫头,不似如今这般精怪。
 
  大丫头,是要把到山上去,把到一个孬子人家。憨子,心里亦难过;可,无 有办法。
 
  过去的人,讲究品行,看重那头一回。不把给个孬子,那道坎坎,是无论如 何也迈不来的。
 
  大丫头,哭得跟泪人似的。憨子,看着心痛;他以为:大丫头,是在怨他。 便挨近去,轻声耳语道:「是爹,对不住你。」
 
  「爹,我不在乎哪样人家。我是舍不得你们呀!」大丫头,就势一把抱住了 他。
 
  大丫头,想到过去,想到爹对她的种种好处;也想到这些日脚,爹跟丢了魂 似的,且日见苍老。她,真的放心不下。
 
  迎亲的、送亲的,都说:如此这般父女情深,亦算是天底下不多见的。 
  山里人,皆憨厚,不往斜处里想。
 
  山里,日脚短。迎亲的众人,渐渐失去了耐心;那孬子,亦嗷嗷地叫。 
  这么,大丫头才三步一回头、两步一挥手地离去。
 
  那孬子,不醒男女之事。那晚,又是他的新婚之夜;他爹娘无有管紧他,便 喝多了烧酒。第一夜,便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了。
 
  第二日早上,孬子他爹,问孬子:「昨夜,你可做了你媳妇?」
 
  孬子,可劲地点了点头。
 
  孬子他爹,又问:「咋做的?」
 
  孬子,便孬孬地掏出那阳具,杵到他爹跟前:「胡萝卜,你吃、你吃。」 
  孬子他爹,还想再问;却叫孬子他娘,好一顿臭骂:「老不死的!你想做甚? 想扒灰么?!趁早死了这个心!」
 
  于是,那乱伦之事,便从此掩过。
 
  孬子,虽不醒男女之事,却也能折腾人。每晚,他上了床,总要拿那阳具去 蹭他媳妇的奶;且,一折腾,就是大半宿。
 
  而孬子媳妇,原本是知道咋回事的。只因一开始,不曾敢告诉孬子;后来, 便不敢再说了。只得由着他折腾。
 
  那日脚,苦是很苦的。孬子媳妇,只觉着两眼刚合上,无有睡沉,公鸡便打 鸣了。她,便起身,忙里忙外;而后,去上工。
 
  好在,不久肚子便现显了出来;孬子他娘,亦疼她护她。
 
  斗转星移。孬子媳妇生得娃子,渐渐长大。
 
  山里的娘们觉着:这娃子咋越长越不象孬子呢?少不得私下里议论。山里的 长者发出话来:娃子,象娘、象舅、象外公,也是常有的事。
 
  于是,山里的日脚,又平平淡淡地过。
 
  村里,孬子媳妇的弟妹们,亦先后成人。老二,进城当了工人;老三,当兵 去了部队;老四,亦说好了人家,挑日脚准备出嫁……
 
  那年。年底,老三拎了两瓶地瓜干子酒,从部队归来探家;路过城里,叫上 老二。老二一咬牙,也称了半斤花生米子。两人,一同家来,看望憨子。 
  喝着酒,哥俩便聊到了孬子媳妇。憨子,不声响;起身,往屋外走。
 
  老二问:「做甚?」
 
  憨子答:「尿。」
 
  老三就手抓了把花生米子,塞到憨子手上。
 
  憨子出了去,就无有回屋。
 
  人们找到他时,他已在河沟沟里淹死了。河滩上,放着他旧袄上扯下的一块 补丁包着的花生米子,和一双半新的布鞋。
 
  有人疑惑:河沟沟里,咋能淹死人呢?村上的长者,即刻发话:活得好好的, 谁会去寻死?!
 
  于是,无有人再多言语;大伙一块动手,帮着料理憨子的后事。
 
  光阴逝去,无有回头。
 
  孬子他爹、他娘及孬子,皆前后脚去了。
 
  孬子媳妇生得那娃子,也早出去当了兵,且当上了军官,在外边讨了媳妇、 生了娃,也是个男娃子。
 
  娃子与娃子媳妇,也曾要接她去一起过;孬子媳妇,不稀罕去城里。
 
  如今,日脚比过去好过得多。山地,还了林;林子,转包给了乡亲。她,每 日就糊自己一张嘴巴。
 
  娘家的弟妹们,亦大都进了城。常捎来话,说是离得太远,就请她多费点心, 照看好爹的坟。
 
  孬子媳妇,就守着老屋,守着她爹的坟,及孬子他娘、孬子和孬子他爹的坟, 过日脚。
 
  她,时常到坟地上转转。也给自己挑好了地方,就在她爹的脚跟前。她想: 近些,好说说话;跟爹,说说过去的那些事。
 
                   ——创作于2006年2月3日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6-2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