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拯救爱妻](01-03) 作者:不详
[拯救爱妻](01-03) 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人电影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3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03章
 
  杜牧神色痛苦的盯着眼前电视屏幕,他的双眼通红,佈满血丝,双手更是紧 紧的握着,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着。
 
  萤幕上的画面,自己那漂亮迷人,性感可爱的妻子,正跪蹲在男人胯下,那 双性感迷人的红唇,深深的张开,把男人的下体,深吞入喉,不停的吸允。粉嫩 的香舌,在吸允时,时而淫荡的伸张,舌尖轻轻而又温柔的舔弄着男人的阴茎。 
  而妻子另外一只小手,则深入自己的双腿之间,隔着内裤,不停的拨弄,兴 奋的揉捏,很快的,那片薄薄的布料,便被体内流淌出的淫水粘湿。
 
  「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这个臭婊子,竟然这么淫荡,还以为你是什么良家 少妇,谁知如此的不堪,我只是稍微的用些手段,你淫荡的本性便暴露无遗。」 
  画面中,男子舒适的坐在杜牧自己家沙发上,神态兴奋而又得意。
 
  他一双手,伸入杜牧爱妻萧雅馨的内衣中,用力的揉捏,死死的抓弄。他的 脸上,带着一股浓烈报复之态,似乎在为当初未曾得到美妙人妻时,凶狠的泄愤。 
  说来也奇怪,萤幕上的男子,不管如何的肆虐胯下性感迷人的少妇,萧雅馨 却始终如一的吸允这男子的阴茎,神态不见丝毫痛苦,相反,她的身体在男人泄 愤般报复下,竟然轻轻的颤抖,脸色潮红,一副春意袭然的媚态,令男人看到不 禁血液沸腾,兴奋到了极点。
 
  「给我趴下,屁股翘起,我要狠狠干死你这个骚货。」萧雅馨的口技,相当 不错,舔弄不停,舌尖又来回打转,不一会儿功夫,男子的阴茎便又粗大了一分, 也许是难以忍受胯下人妻的风骚媚态,他急匆匆的坐起来,以命令的口吻让萧雅 馨趴下,臀形浑圆的雪白屁股翘起,急切的等待插入。
 
  「这个贱人!」杜牧痛苦的嘶吼着,他看着画面中,妻子那端庄的面容上, 媚态飢渴,香臀急切摇摆,荡来荡去,期盼着自己以外的男人插入,彻底癫狂了, 他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子,啪的一声中,摔的粉碎。
 
  「呵呵,你的身材真是性感啊,谁能想到,表面端庄的萧雅馨,既然如此淫 荡,只要有男人的鸡巴,就像母狗那般,等待插入玩弄。」也许是有了时间的缓 沖,男子坐起来之后,深呼一口气,暂且把体内的射精冲动压制,嘴角一扬,神 态邪恶。对着趴在地上的萧雅馨,品头论足起来。
 
  结婚一年,对於自己妻子身材的好坏,杜牧又何尝不知。
 
  自己妻子除了漂亮之后,身材更是吸引人眼球,她细腰丰臀,肌肤雪白如雪, 胸前一对饱满乳房,更是能够浑圆,能把男人的魂给勾走。并且,妻子的臀部也 是在杜牧两人做爱时,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但是此时,看到画面中,自己心爱的妻子,那熟悉另他着迷的身体任意被别 人玩弄,做出各种性感撩人的动作,杜牧彻底崩溃了。
 
  这还是他熟悉的妻子吗?那熟练的口交技巧,那被人痛苦的肆意玩弄后的媚 态,一切的一切,都对杜牧是如此的陌生。
 
  结婚一年来,杜牧对於爱妻可是相当的疼爱和尊重,两人做爱时,杜牧想让 妻子为他口交,每当看到妻子那蹙起的眉头时,他都心软的选择放弃,不忍伤害 妻子。
 
  可是此时,自己心目中端庄美丽的爱妻,刚刚尽心尽力的结束为他人口交, 并且看那纯熟的程度,只怕不是一两次能够熟练的。想到心爱的妻子,利用自己 出差的时间,躺在别人怀抱,含着阴茎,尽心尽力的口交,竭力的做出各种讨好 姿态,杜牧在也忍受不住心中怒火,死死攥着的拳头挥出,啪的一声中砸在身前 玻璃茶几上。
 
  坚硬的玻璃钢茶几,应声而碎,杜牧进攥着的拳头,瞬间流出鲜血来,那些 玻璃碎渣,刺入他紧握的拳头中,那剧烈的疼痛,却是另他由若未觉。
 
  杜牧的双眼,死死眼前电视,让他更为心痛和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此时出 现。
 
  屏幕上,妻子刚趴下去后,身体完美的曲线呈现在眼前。可是这时,画面中 的男子却没有轻易的用那坚硬的阴茎,插入妻子飢渴的身体中,用来满足她的欲 望。
 
  只见男人命令妻子趴下之后,退下白色的内裤,他眼睛勾勾的望着妻子翘起 的屁股,嘴角一咧,扬起一巴掌,狠狠的甩砸妻子的屁股上。一声脆响过后,妻 子饱含压抑的呻吟传出。
 
  那带着丝丝痛苦的呻吟声中,竟带出一股子说不出的愉悦轻态,狠狠的一巴 掌抽在她屁股上,好像如烈性的春药不经意中注入她体内,使得她几乎能滴出水 来的眼眸,兴奋神色越加浓郁。
 
  果然,在杜牧难以置信的眼神中,男子并不着急立刻的佔有妻子,他用一双 充满力量的手掌,来回啪啪不停的抽打在妻子的屁股上,力道十足之下,妻子口 中那股愉悦的呻吟之声,越加的亢奋,脸色越加的红润,甚至那迷人的身体微微 痉挛起来,以往让杜牧着迷的粉嫩阴道,也是在男人双手用力的抽打之下,一股 股的淫水,如香泉般的流淌出。
 
  「哈哈。」目睹这样一幕兴奋场景,画面中的男人,兴奋的大叫起来,脸色 涨的通红,他双眼死死的盯着萧雅馨粉嫩阴道中流淌出的淫水,语速极快说道: 「你真是淫荡,这样抽打你,非但没有感觉任何痛苦,反而身体兴奋的几乎高潮, 不知道你老公看到这样的你,是否还会有脸活在世上。」
 
  听到「老公」二字,浑身兴奋的难以自持的萧雅馨,身体微微的一颤,紧紧 咬着的牙齿,颤抖般说道:「李阳,不要提他,我如今做的这些,已经够对不起 杜牧了。」
 
  「李阳,竟然是他。」从妻子口中听到李阳这个名字,愤怒如狮子般的杜牧 微微一愣,口中咬牙切齿的死死咬着这个名字。
 
  对於李阳,杜牧多少知道一些,他是妻子上大学时的同学,很有名的花花公 子,家里有钱有势,在整个H市,李阳的家族都称得上庞然大物。
 
  可是,妻子怎么会和他接触?
 
  杜牧还记得,妻子躺在自己怀中说起上学时的趣事,这其中,也曾多次提起 李阳在学校时,对她的追求与爱慕。只可惜,李阳的花名在外,人品极差,当时 性格保守的妻子,面对李阳疯狂的追求根本无动於衷,不为所动。
 
  但是如今,妻子出轨李阳,这又怎么回事?
 
  杜牧的疑惑,很快便被解答。
 
  「对不起杜牧?哈哈,我接下来就让你老公看着你怎么被我干的死去活来!」 提起杜牧,李阳冷冷一笑,也不顾妻子哀求的眼神,他从卧房中取来杜牧与妻子 的结婚照,放在萧雅馨的眼帘下,接着,来到萧雅馨的身后,腰狠狠一停,刺入 萧雅馨淫水肆意的阴道中,一边得意说道:「怎么样?一边看着老公照片,一边 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干着,是不是很爽,有种变态的刺激?」
 
  萧雅馨的脸颊,除了满脸的红晕外,更有着一丝楚楚动人的哀怨,她抵着头, 凝望着照片上外貌不怎么突出,气质却给人沉稳安心的杜牧,红唇被咬出血来, 一边忍受着身体波波的快感,一边嘴巴轻轻的张开,蠕动着,似乎无声无息的在 说:「对不起,老公!」
 
  一滴晶莹的泪水划过!
 
  妻子的默默抵抗,似乎有些触怒的身后抱着妻子猛干的李阳,只看李阳猛然 停止抖动的腰部,把沾满淫水的阴茎抽出来,不理会眼前让人着迷的美穴,也不 顾萧雅馨户飢渴摇摆的臀部,薄薄的嘴唇抿着,刻薄说道:「我差点忘记了,眼 前的你曾是学校的系花,无数人追捧的对象,像要男人还不容易,只要你勾一勾 手指头,便有无数人想干死你这个骚货。」
 
  原本被抽插快感极为猛烈的萧雅馨,阴道中骤然失去消失,那根令她与欲不 能罢阴茎离去,她再也难以自持,回过头,神态不正常的急声道:「求求你,不 要捉弄我,干我,用力的插我,只有你的冲击才能满足雅馨。」
 
  听到这话,一抹得意的神色出现在李阳脸上,他瞇着眼睛后退两步,坐在沙 发上,道:「就知道你这个浪货自从第一次同学聚会被我上过之后,就离不开我, 哈哈,果然够淫荡的,现在我要你抱着你老公的照片,一边说你是母狗,一边自 慰……」
 
  在杜牧叫炯目光的注视下,画面中的妻子略微的迟疑了下后,果断的蹲下身 子,一手拿着自己和妻子的结婚照,一手缓缓的向阴道摸去,当那只微微颤抖着 的销售,触及到阴道的敏感地带时,端庄美丽的妻子,难以忍受煎熬的欲火,忘 情的呻吟起来。诱人的红唇中断断续续吐出了让杜牧如遭雷击的话语。
 
  「老公,只有李阳才能满足我,从今以后,雅馨就是李阳的母狗,母狗只有 主人李阳能干。」
 
  杜牧将电视中的碟子取出,又拿出了第二本光碟。很快的,萤幕一闪,另一 幅画面出现视线中。
 
  一间装修豪华的酒店中,心爱的妻子身穿一身黑色的情趣内衣,妻子的身材 很好,个子有一米七,双腿雪白而又修长,胸前一对乳房在大小合适的胸罩束缚 下,高耸挺拔,显得诱惑极了。并且,她的丰臀也很翘,如圆润的山峰,给人一 种双手触摸上去,狠狠蹂躏的诱惑冲动。
 
  杜牧的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电视画面,妻子那熟悉的身体身穿黑色情 趣内衣,诱惑至极,但令他目不转睛的是妻子的双腿间,黑色蕾丝的情趣内裤间 部,竟然开了插,露出黑色性感的阴毛,阴毛的形状显然经过修剪,层次分明, 很有诱惑力。
 
  记忆中性格保守的妻子,不单出轨了,还穿着性感的内衣,在酒店中跟人幽 会,最令杜牧崩溃的是,为了讨好李阳的兴趣,妻子还精心搭理了难以启齿的部 位。
 
  杜牧的身心,都受到剧烈的挤压,他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眼前残忍的画 面让他有种身体撕裂般的感觉。
 
  尤其当他看到心爱的妻子,穿着那条开叉的情趣内裤,摆出各种姿势,搔首 弄姿,引诱除自己外的男人时,杜牧的心在滴血。
 
  杜牧的牙齿咬的咯嘣作响,脸上的表情狰狞一片,可是很快的,让他更加难 以忍受的一幕出现在眼睛中。
 
  李阳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他的手中提着黑色的手提袋,就在杜牧疑惑李阳 手中的袋子时,李阳打开了手提袋,一件件玲琅满目的情趣用品被李阳一一取出, 分别整齐的摆放在酒店中的柔软大床上。
 
  跳蛋,男性塑料阴茎,红绳,肛门珠等等。
 
  望着那些逼真种类繁多的情趣用品,杜牧的心变得死灰一片,他多么希望接 下来妻子能够果断的拒绝李阳的变态性趣,奋起反抗,然而屏幕中的一切,将他 打击的体无完肤。
 
  面对这些诸多的情趣用品,妻子仅仅吃惊了一下后,竟没有吭声,她乖巧的 来到李阳面前贵了下去,神色讨好说道:「主人,今日准备怎么调教贱奴?」 
  李阳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床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盯着眼前跪在自己双腿间 的萧雅馨,他的手指在那些情趣用品上一一划过,最后拿出了情趣跳蛋,对妻子 道:「哈哈,不要着急,今天有你爽的。」
 
  跳蛋是无线遥控的,李阳瞇着眼睛把玩着手中跳蛋,忽然不怀好意说道: 「嘿嘿,这些东西想必你老公没有在你身上试验过吧,呵呵,今天时间充足,我 们就来一些更刺激的游戏。」
 
  说完,李阳手中的跳蛋嗡嗡震动起来。然后,在妻子疑惑的目光下,李阳拉 起跪在双腿间的妻子,阴道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跳蛋塞了进去。
 
  乾涩的阴道由於事先没有任何的挑逗,跳蛋塞进去后,妻子脸色的眉头微微 皱起,显得有些疼痛,不过她却没有出声制止,努力的忍受着。
 
  当那波疼痛过后,很快的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妻子的脸色变得红润,呼吸变 的粗重,双腿不停的摩擦着,好像动情了,晶莹的淫水从阴道中流出。
 
  看到仅仅一枚跳蛋便让眼前的美丽人妻动情,李阳得意的哈哈大笑,表情显 得十分得意。
 
  目睹这一幕,李阳把笑声止住之后,好像突然来了很大的兴致,他一把将萧 雅馨推到在床上。而后,又取来一枚情趣跳蛋,跳蛋震动着又被塞入萧雅馨的阴 道中。
 
  一枚跳蛋在阴道中的效果,就令萧雅馨很难受,淫水流个不停,身体扭动着 早已动情。两枚塞进去之后,她只感觉自己要发疯了,柔软的身子扭动的更加厉 害,呼吸急促,原本红润的脸色现在几乎要滴出水来。
 
  同时,原本白皙诱人的身子,也渐渐的瀰漫上一层晕红,而深知妻子动情时 模样的杜牧,清楚的可以肯定接下来的调教中,妻子根本不会有丝毫的抵抗。 
  见到自己两枚跳蛋取得惊人效果,李阳双眼变得明亮,自己兴奋的同时,强 烈的报复念头滋生:「贱货,真没想到你这么浪,原本我以为这次想要痛痛快快 的上你,还要用上一些药物辅助,可是现在看来那些都无用了,没想到你的内心 深处,天生淫贱。」
 
  电视机前,杜牧愤怒到难以忍受的同时,脑袋中闪过一丝清明,藉着李阳跟 妻子的对话,外加一些自己知道讯息,他脑袋中得出一条结论。
 
  妻子为什么出轨,而出轨的对象偏偏又是李阳!
 
  杜牧的脑袋慢慢思考起来,记得一个月前,妻子跟自己说要参加同学聚会, 可是杜牧当时忙於工作,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现在想来,那次同学聚会 当中,李阳肯定也去参加了。并且,利用同学聚会的机会,趁机对妻子下了药, 强行佔有了妻子。
 
  第一次妻子被李阳佔有之后,这仅仅是个开端,接下来的时间中,李阳手中 肯定握着一些威胁妻子的把柄,一而再再二三的要挟,强行佔有妻子,至於到了 眼前这一幕,李阳已经不需要依靠药物来辅助和妻子做爱了,妻子已经完全接受 了李阳,敞开了心扉。
 
  想到这里,杜牧痛苦的得出一条结论,那便是妻子完全臣服於李阳了,至少 身体上无法抗拒李阳的手段。
 
  就在杜牧痛苦的想着这些时,画面再次变化。
 
  两枚跳蛋在阴道中来回的震动着,妻子的脸色明显难以忍受,她躺在柔软的 大床上,脸色红彤彤的朝天,一边快速的扭捏着身体,两腿雪白修长的双腿来回 摩擦,用来缓解身体的欲望,一边艰难的抬起头,渴求的望着李阳道:「求求你, 不要折磨我了,佔有我,佔有我。」
 
  只是,面对妻子渴望般的面孔,李阳根本不为所动,他笑嘻嘻的那处一串钢 珠,和润滑液,道:「不要着急,我们的时间长着呢,我有好多花样还没用出来, 想必你一定会很乐意的。」
 
  说完,李阳把那串钢珠涂抹了润滑液,在妻子脸色有些微变下,那串涂满润 滑液的钢珠缓缓靠近了妻子的菊花。
 
  「不要,求求你不要。」钢珠传来冰凉的触感,令得妻子动情的身子微微一 震,接着她脸色春潮中带着苍白的对李阳祈求,身子扭动,屁股来回的躲闪着。 
  「贱货,你竟敢拒绝我的挑拣?」意外的抗拒使得李阳微微有些愣神,等他 反应过来之后,脸色一狠,手掌掐着妻子的下巴,脸贴上去,表情十分狰狞,双 目如火瞪着妻子道:「不要试图激起我的怒火,否则下场会很惨。」
 
  李阳仿若吃人的表情吓了妻子一哆嗦,她目光有些惊恐的望着李阳手中的钢 珠,渐渐的,她脸色挣扎起来,不过在李阳吃人的目光下,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下 头,明白过来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李阳。
 
  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见到妻子屈服,李阳手掌放开了妻子的粉嫩脸颊,低 着头,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妻子褐色的菊花上。
 
  「贱货就是贱货,一想到飢渴难耐的身体没有男人的阴茎插入,就选择屈服, 你果然天生淫贱。」
 
  钢珠经过润滑,很轻易的就挤开了妻子紧闭着的肛门,一点点的推入,一连 串的钢珠由小到大,很快的就全部进入妻子的菊花中,流露在外只有圆形的拉环。 
  而在钢珠进入妻子菊花的过程中,杜牧紧紧的盯着妻子表情,妻子的脸色刚 开始露出难以忍受的神色,牙齿紧咬着,身体微微的绷起,可是很快,当那些经 过润滑的钢珠进入体内,紧咬着的牙齿就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香气,绷着的身子 也缓缓松弛,脸上更是露出外人难以看懂的情愫来。
 
  似乎她的脸色更加红润了,神态变的愈加勾人,而且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变得 恐怖起来。
 
  平常中,杜牧也偶尔看些A片,看着妻子的表情转换,他渐渐的读出一些东 西来,那串钢珠未曾进入妻子身体时,当时的妻子心灵恐惧和害怕,可是当钢珠 进入身体之后,想像中的疼痛感并不强烈,自己可以忍受,而且当一串钢珠全部 进入自己身体时,阴道和肛门双重的开发和刺激下,达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这下 妻子彻底放开了,甚至情绪都发生了变化。
 
  杜牧可以肯定,只此一次过后,今后的妻子对待这种事情上,非但不会抗拒, 可能还会迷恋这样的情趣刺激。李阳的手段会使妻子完全沉迷其中。以后对於李 阳你的要求会达到毫不犹豫的执行。
 
  杜牧的心头,蓦然升起一阵阵的悲哀,这还是自己所熟悉的妻子吗?恐怕今 后的妻子一直会匍匐在李阳的脚下,成为他的玩物,还是那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的性奴。
 
  心头被巨大的悲伤所替代,杜牧有心要把电视机关闭,可是想想之后,又强 打起精神观看了起来,他要认真的研究下李阳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妻子是否能 回心转意。
 
  电视中画面的进展很快,时间久了,李阳心头的情趣完全被妻子勾魂的媚态 挑起,他看着阴道和菊花双重作用下的妻子,陷入疯狂的扭动中,两只手狠狠揉 着自己的乳房,淫贱异常,喉咙滚动了下,吞了吞口水之后,迅速的脱去衣服, 跳上床蹲在妻子毫无赘肉的肚子上。
 
  面对李阳的举动,妻子很配合托起自己白嫩的乳房,双乳一架,挤压着做起 了胸推来。那粉嫩的香舌细心的在龟头上来回舔着。
 
  「我受不了了。」大约有两分钟过去了,李阳再也无法忍受妻子的挑逗,干 脆一把拽起妻子的身体,取出了阴道中的跳蛋,命令妻子像狗一样趴着,一只手 拖着妻子的细腰,另一只手死死揪着妻子柔顺雪亮的长发,那根长长的阴茎则凶 狠的插入子宫当中。
 
  之前,妻子早已在跳蛋和肛门内的钢珠双重折磨下,即将达到高潮,此刻跳 蛋褪去,换上一根火热的阴茎插入,瞬间,妻子便达到了高潮。
 
  而同时,难以忍受这样兴奋的李阳,也同样达到了高潮,他的身体剧烈的沖 击着,每一下都用尽了全身力气,浑身都是汗水,口中喘气如牛。
 
  「啊——用力,我要高潮了,骚货要高潮了,用力,干死我,用力!」妻子 子宫内一阵剧烈收缩,同时她的情绪变得无比亢奋,香汗淋淋的,屁股更加是猛 力的迎合身后撞击。
 
  骤然,她雪白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口中胡言乱作的叫着。
 
  当妻子达到高潮时,杜牧看的格外清楚,李阳一扣圆环,没有任何徵兆的拔 出了妻子肛门中的钢珠。
 
  顿时,杜牧的眉头蹙在了一起,在钢珠离开妻子身体的刹那,他竟然发现妻 子的阴道喷出如泉般的水来。
 
  她的情绪亢奋道了巅峰,从未有过的强烈高潮,竟在这种情况下骤然发生在 了妻子的身体上。
 
  杜牧取出碟片,又放了一本新的进去,这些碟片共有三本,这是最后一本了。 
  最后这本碟片中,拍摄的地点在离家不远的公园中。
 
  杜牧认真的盯着萤幕,这时的天色已经昏暗,公园中那些光线模糊的路灯, 并不能让他看的特别清楚。
 
  妻子和李阳出现在光线昏暗的公园中,今天妻子穿的极为性感,上身一件黑 色紧身吊带,下边穿了一件超短裙,l露出雪白修长的美腿,看上去性感极了。 
  「李阳,我们别在这里好吗?」画面中传来妻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 摄影机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有些远,而且拍摄的角度也不是很清晰,勉强可以看 清轮廓。
 
  「哈哈,你不觉得在这里很刺激吗?」李阳并不理会妻子的哀求,他扭头看 了下四周,他们的周围种满了花草,那些花草有半腰高,人的视线很容易受阻。 
  观察了会周围的地形之后,发现这里很适合玩弄眼前人妻,就算有人经过这 里,只要不认真观察,停留驻足,就很难发现他们。
 
  看到这里,李阳的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他的手在昏暗的夜色下,悄然的向 妻子乳房摸去。
 
  「不要。」妻子惊呼声传来,同时她的身体向后退去,双手护着丰满的乳房, 想要避开李阳的侵犯。
 
  「妈的,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还敢躲,看我怎么收拾你。」妻子的忤逆, 使得李阳脸色愤怒起来,他一把拉住妻子的手臂,使得妻子难以逃离,接着另一 只手撩起妻子的吊带,露出没有佩戴胸罩的乳房来,狠狠的揉捏起来。
 
  丰满弹跳着的乳房被李阳握在手中之后,便被李阳肆意的揉弄,那充满弹性 和美妙触感的白嫩双乳,使得李阳脸上渐渐涌现出兴奋的神色。
 
  「真是一对淫荡的奶子,还没怎么摸上几下,你就受不了了吧?」李阳一边 玩弄妻子乳房的同时,一双眼睛冷冷的观察者妻子神色,乳房被狠狠玩弄下,妻 子的娇躯很快颤抖起来,平静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脸色也变得红润。
 
  「不是的,求求你,放开我好吗,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的。」妻子发现难 以从李阳的身边逃开后,便对李阳苦苦哀求起来,这里离家不远,很可能有熟人 经过,倘若被人看到,她今后如何见人。
 
  「你真舍得我放手吗?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动情了,在熟悉的公园中, 被我任意玩弄,还要担心被人撞见,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兴奋极了。」面对眼前尤 物的哀求,李阳根本就不为所动,相反的,他的手掌已经摸向妻子的短裙下,美 妙湿润的阴道,当他的手指发觉仅仅简单的几下刺激,对方便兴奋的淫水直流,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屑起来。充满淫水的手指,放到了妻子眼前。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看到李阳手上充满迷幻色彩的淫液,妻子羞 红了脸,此刻她被李阳羞辱的恨不得死去,但是令她惶恐的是,在这种时刻担忧 被人发现的公园中,任由李阳任意的玩弄身体,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来的极为强 烈,彷彿身体的血液都在燃烧,兴奋的难以自持。
 
  李阳显然也发现了妻子此刻身体的兴奋,他的手掌再次伸向短裙下,抚摸着 那湿润的阴道,拨弄着眼前尤物的阴核,直到淫水流淌的速度更加快之后,言语 上的羞辱变得更加恶略:「哼,不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厌恶抗拒,难以忍受的样 子,你兴奋的身体已经告诉我,它很需要我的抚摸,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公园中, 让我尽情的佔有你,你只会更加的亢奋和快乐,高潮来的会更加猛烈,我想你会 很开心的。」
 
  李阳的咄咄逼人,外加凶神恶煞的表情,彻底震住了妻子,也许是意识到自 己在李阳的面前,根本就无法反抗,或者逃避些什么,总之她放弃了抵抗。 
  杜牧坐在电视机旁,此刻他的双眼已经没有了愤怒,出奇冷静的盯着妻子, 他眉头微微的皱起,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是的,此刻的杜牧正在沉沉的思考着,脸上带着丝丝的悲愤,而这悲愤之中 又蕴含着淡淡的平静。
 
  有了先前观看光碟内容的经历,这时的杜牧那颗敏感的神经已经变得麻木起 来,心中在冷静的分析着那个曾经令他无比熟悉的妻子。
 
  画面中的妻子,在经过李阳一番语言凌辱之后,失去了抵抗,面对李阳的挑 逗变得顺服。
 
  妻子的脸色潮红,眼露春色,丰满的胸脯急促的呼吸着,这明显是动情的征 兆,在这个熟悉的公园中,跟人偷情,还要担心被人撞破,唯恐被发现的情况下, 一种莫名的亢奋充斥着她的身心,画面中的女人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妻子了。 
  杜牧内心微微疼痛的同时,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油然而生,使得他不仅有些心 灰意冷起来。
 
  他扪心自问,自己以往和妻子做爱时,他也算的上体格强健的猛人,每次有 力的撞击下,都能够把妻子送到快乐的巅峰。但是,就算这样,为何偏偏妻子却 又沦陷在李阳那充满耻辱的性爱当中呢?
 
  杜牧从这三本光碟画面中能够清楚的判断出,即便刚开始面对李阳的侵犯, 妻子能够保持抗拒,极力的挣扎,试图摆脱李阳。但是很快的,在李阳百般的羞 辱挑逗下,妻子的抵抗就变成了顺从,开始竭力的迎合李阳。
 
  杜牧思绪有些凌乱,双目呆呆出神,他正在竭力的试图找到答案。
 
  以前,杜牧也浏览过一些黄色网站,各种性爱文章也接触不少,渐渐的,杜 牧得出一个令他匪夷所思的答案。
 
  妻子竟然有被凌辱,受虐,自我暴露的倾向。
 
  而妻子这些隐蔽的癖好,不光以往中的他没有发现,只怕以前的妻子自己也 不曾发觉。
 
  但是,李阳发现了,也许是出於对妻子上大学时苦追无果的报复,或者其它 目的,总之李阳在羞辱妻子的过程中发现了妻子这一癖好,这才有了妻子面对李 阳的耻辱调教时,非但没有反抗成功,反而迷恋李阳的原因。
 
  「臭婊子,贱货,怎么样,我干的你舒服吗?比起你老公又如何?」就在杜 牧冷静的思考这些问题时,画面中的妻子却在李阳的命令下,如同母狗般跪在了 地上,那纤细的身材在这种耻辱般的性爱方式下,变得极具诱惑,圆润的酥胸下 垂,美丽的臀部狠狠翘着,就是在这种让人羞愤的姿势中,妻子如杨柳般的腰肢 弯曲成惊人的魅惑弧线,这种性爱姿势真的令人血脉膨胀,激动的难以自持。 
  粗壮有力的阴茎在妻子充分湿润的阴道中一下一下的插着,每一次有力的撞 击下,妻子跪着的身子就剧烈的颤动,很快她的情欲便达到了巅峰,嘴里开始胡 言乱语起来,说出的话令杜牧听了如同刀割一般。
 
  「我是贱货,主人操的贱货好爽,主人是贱货心目当中的老公,主人比我老 公厉害多了,我老公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这么强烈的感觉,快乐的我想被主人坚硬 的阴茎有力的刺穿。」
 
  「哈哈,真是一条发情的母狗,也罢,今天就让你常常我的厉害。」
 
  李阳得意的哈哈大笑,他的双手死死抓着妻子臀部上的美肉,指甲深陷,就 算用力抓出伤痕,白嫩的皮肤抓出青紫色,兴奋中的妻子也由若未觉,反而愈加 兴奋起来。口中乱叫不停,甚至在李阳狂野的猛干下,淫液分泌出来的愈加汹涌 了,很快的乾燥的草坪上便湿润了。
 
  「有人?」就妻子低着头,被李阳抓着屁股猛干时,忽然她开间前方十几米 外的花丛中有一道黑影闪过,原本被李阳干的头脑发疯,兴奋不已的她脑子瞬间 一清醒,立刻惊恐起来,声音惊动了身后的李阳。
 
  「有人!」李阳正干的起劲的身体微微停顿了下,接着他扭头顺着妻子的目 光探去,那里果然畏畏缩缩藏着一道人影,探头探脑的向这边窥视着,也不知道 对方何时藏到了那里,总之两人在这里干了半天也没人发现他。非若无意当中发 现对方,这场香艳的性交恐怕要被对方从头看到尾。
 
  不过,这时的李阳正干的起劲,阴茎兴奋的发张,异常粗大难受,只想痛快 的发射出来,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
 
  只见他邪邪一笑,眼睛闪过一抹冷光,将头低下对着不知所措,想要从地上 爬起来妻子道:「嘿嘿,不要着急起来,我们的事情还没干完,既然对方想在那 里看着,就让他看着好了,反正你这个婊子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有人在那里偷 看,只会给你增加一些兴奋度而已。」
 
  接着,李阳便不顾妻子的连翻苦求,身体反而更加猛烈的干着趴在地上的妻 子。
 
  而,妻子身体被李阳双手死死摁在地上,一番反抗无果之后,或许想到自己 暗中的人正目光火热的看着自己身体与人做爱,平时隐藏极深性爱怪癖趋势下, 情绪变的格外高昂,屁股摇摆不停,口中梦吟般叫道:「用力,在用力,母狗要 被老公干死了,请求老公刺穿母狗的阴道,把亿万生命射在我那肮髒的阴道中, 母狗要死了,母狗要死了——阿!」
 
  随着画面中一声亢奋到极点的尖叫声传出,银幕上熟悉的妻子被插到疯狂的 画面消失了,画面永久的定格在那张春意四射,身子玲珑有致的画面上。 
  同时,杜牧的在取出碟子之后,原本平静的神色却死死落在妻子留下的信封 上面。
 
  他的拳头开始缓缓的紧握,目光更是变得複杂无比。
 
  这封信是妻子留给他的最后一件东西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7-12-13更新.